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zdx999的博客

水是眼波横 山是眉峰聚

 
 
 

日志

 
 

【转载】有朋自他乡来  

2017-12-04 14:45: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szdx999《有朋自他乡来》
有朋自他乡来
87届4班
王永平   张小伟
我们老三届同学与共和国同龄,经受了一系列的洗礼和涅槃一样的新生。桩桩件件记忆犹新,仿佛发生在昨天。这其中波澜壮阔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运动镌刻在我的心中,时时萦回在我的眼前,令我激动,令我唏嘘。
那是一九六八年十月七日,我们锦州一高中老三届同学乘同一列车奔向上山下乡的目的地——绥中县广大农村。那年月,除同一青年点的同学朝夕相处以外,与外界同学基本上失去往来。在校期间同学间建立的友谊,被绥中山区座座大山阻隔,被通讯不畅阻隔,被繁重紧张的劳作阻隔。如远飞的大雁雁群般风流云散。甚至下乡至同一公社另个青年点的同学也常常鸡犬之声相闻,相望而不相往来。在这样闭塞的环境中,我们确实都有些迷茫、有些麻木。闲暇时回想在校期间校友们的往事,心里倍感甜蜜和舒畅。当然也曾与少数同学有书往来,如李伟,王少武。他们俩还分别专程来我们青年点看望我们,握手、拥抱、促膝长谈,真是友情火热,弥足珍贵。

当时我下乡在绥中县沙河公社横河子屯。一个屯三个小队,有三年二班六人,鄢德国,李龙山,齐飞,李学易等在一个小队。另有二年四班十二人分别在两个小队。晏金伟 ,代全,张延年,李桂芬 ,修俊琴,田丽霞在一个小队;我和张德俊,许志江,李郁曼,王若贤,张小伟在一个小队。我们屯距离绥中县城三十里路,是山区,一条通往县城的公路从屯中穿过。三面大山环绕,太阳出来的晚,落得早。人们天不亮就上工,太阳落山后收工。夜幕降临,人们与外面世界联系很少,偶尔有外人来到屯中,全屯百十号人都以稀客来访为幸事而奔走相告。大有朋友自他乡来,不亦乐乎之概。
李伟来我们青年点儿做客
李伟下乡到绥中大山深处的王家店,到我们青年点路途很远,交通不便。那时屯际间还没有通公交车,全靠走路。他是转道绥中走了好几个小时才到我们青年点的。当时大约在中午饭之际,我们没有什么好饭食可招待的,端上来的就是司空见惯的地瓜,大饼子,菜汤。我们点儿的张德俊,李郁曼 ,张小伟和我以及另外小队的齐飞,李学易等都是“运动”时在一起的战友。李伟远道而来,特意专程看望同学,体现了极深的同学情,战友情。一朝相聚,大家在一起叙友情,有说不完的话。当得知李伟来时已在绥中火车站购买了当天晚上回锦州的车票时,我为了挽留李伟住上一宿,也是为了省下几块钱,特意向社员借了自行车,骑车到绥中火车站,来回六十里路,退掉了车票。回来时路上漆黑一片,已近午夜。我和李伟还有张德俊,许志江四人在一个炕上睡了半宿。
第二天我送李伟至绥中县城,并一同去县文工团看望李伟的弟弟。那时李伟的弟弟已从青年点儿抽调到县文工团,据说是文工团的台柱子。到火车站送走李伟,我徒步走回青年点,又是往返六十里做折柳之行。我并没觉得累,因为那是和朋友在一起的相聚,是温暖的,快乐的,励志鼓舞的相聚相亲。
王少武是来我们青年点儿的又一位客人
王少武下乡至绥中叶家乡,与我们所在青年点儿有一山之隔。那大山,屯里人称南山,我们曾登上过那山顶。山这边 是我们生产队的松树林,山那边就是叶家乡,山顶为界,山两边的村民居住地都离这山较远。我们屯距那山界有四、五里路,我从未翻越过那座山。当时王少武下乡比我们稍晚点儿,去了二年三班的青年点儿,他下乡不久就被选派到叶家中学教书。他在到叶家中学教书前,翻过这座山,来到我们青年点。除了挚友,这里还有他们三年二班的六位同学,也是他经常惦念的。

王少武来到我们青年点盘桓之后,我们俩结伴儿一同回锦州。趁乘车前的空档,我们俩在绥中县城一个小饭馆吃的饭,记得要来了一瓶白酒,两人平分,那是我平生第一次下饭馆,第一次喝酒。酒后,少武带我去了绥中火车站铁道线上,找到了他开火车的师兄,在他师兄的关照下,上了火车头驾驶室,那是烧煤的老式蒸汽机车,我俩站在狭小的机车驾驶室内,看着司炉工加煤,也试着帮助给机车锅炉加煤。省了车票钱,还免去了列车车厢内的拥挤,因为绥中站是个小站,那年头坐火车回锦州从来就没有座位。我们俩在火车机车头内一直站到了锦州,亲身体验了火车加速运行的过程,闷热是有一点儿,但感觉很爽,很风光。王少武父亲是锦州武林一代宗师。少武师兄及徒弟众多,跟着少武一起走真切感受到武林一家亲,朋友遍四方。
我下乡三年,这期间和李伟、王少武虽相隔很远,但可贵的我们彼此牵掛,是两位学长好朋友,一直在关心着我,和我经常书信往来,互相鼓励,无论谁回锦探亲,必然都去另外两家看望。正如歌曲《你鼓舞了我》唱的那样:在我失意低落之时 ,我的精神是那么疲倦不堪,烦恼困难袭来之际,我的内心是那么的负担沉重,我默默地伫立静静地等待,直到你的来临,片刻的和我在一起,你鼓舞了我……在你坚实的臂膀上,我变得坚韧强壮,你的鼓励使我超越了自我……。
几十年过去了,直至今日,我们在校期间结下的莫逆之交,还在续写友情,来往不断。少武家迁到武汉后(少武的博士女儿是武汉市政府特招人才公务员)每年清明节都来锦州为父母扫墓,住上十天半个月,我们王、李、张三个家庭都要在酒店相聚。人生难得有几位知己,我感谢李伟,王少武,几十年来对我和小伟的真心关爱,无私帮助。
我深信:时光在飞逝,友谊谱新章。少年情更炽,耄耋义犹长。我们的友谊定会地老天荒!
2017.12.03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